相关文章

对话深圳宝安区公路局长:办公楼不算豪华

 

办公大楼上千平米的大理石地板纤尘不染

 

    深圳宝安区公路局身陷“豪华门”事件,该局局长张助浪亦被带入公众视野。昨天,记者联系到张助浪,与他进行了对话。

    此前,深圳宝安区公路局斥巨资重修办公楼大门,在网上掀起轩然大波。昨日,宝安区公路局则为此也专门写了一份《关于我局公路管理中心大楼完善工程情况说明》。

    据悉,目前除宝安区委区政府高度关注此事件外,省公路局等部门也密切关注此事件。

    “拥有这样的办公楼并不算豪华”

    记者:网上传言,公路局把办公大楼原来花费近2000万元的大门毁掉重新装修,此次装修又耗资近3000万元,是这样吗?

    张助浪(以下简称张):也不完全是这样。原来外边围墙没有门,大楼里的门也只是玻璃门,说毁掉花费近二千万元的大门没根据。而且这2600多万元用了5大类220多个子项目,并不仅仅是修大门,还有大楼首层改造、停车场改造,并打通了107国道和宝民路等。

    记者:网上传闻几万块钱引进来的罗汉松,摇身一变成了20万,存在虚报并把公款分摊到下属公司的情况?

    张:这是谣言。我再犯傻也不会做这种事情,而且当初去买这些花草、石头,都是公路局科级以上干部集体到佛山南海,一起挑选一起买的,账本大家都很清楚,花费根本就没这么高。

    记者:网上说你们公路局有着“六星级”的大厅,你觉得有必要吗?

    张:我觉得在深圳,拥有这样的办公楼并不算豪华,而且这栋楼并不是单纯公路局在这儿办公,还有很多企业也在这座楼办公,我们重新翻修,就是想把它当写字楼来经营,发挥这栋楼的经济效益,留住一些公司总部在这里,发展总部经济,因为宝安总体高级写字楼也不多,装修后租金翻倍就可以证明还是很划算的。 

  “续建办公楼大门和大堂并未动用财政拨款”

    记者:网上也质疑你们没有公开招标,对工程缺乏监管。

    张:确实没有进行公开招标。我想先说明一下,整栋楼当年是公路局下属的7家直属企业集资建设的,他们也都是独立核算自负盈亏的独立法人,只是委托公路局进行管理,现在公路局搬进来,也一样是要出租金,并签订了租用合同的。

    根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招标投标法》和国务院有关部门通过的《工程建设项目施工招标办法》里的相关规定,我们是属于施工企业自建自用工程,并且是其中的6家企业同时以委托形式,给第7家长筑路桥工程有限公司,以零利润形式进行施工的。因为这家直属企业有施工企业资质,并且等级符合工程要求,委托书也签订了,所以我们认为并不需要进行公开招标。而且此次续建办公楼大门和大堂,均属于我们自筹资金和下属公司分摊,并没有动用财政拨款。

    “早知道这样,我当初就不答应进行重修”

    记者:不过监管这一块呢?听说区纪委已经在调查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张:纪委还没有来调查,前天(5月22日)纪委有人过来了解情况了,主要是针对网上发帖的事情,并不算介入调查。我也不怕纪委来调查,不查不清楚,我希望他们来调查。我也会主动找纪委来调查这件事情,不然我自己说不清楚。

    记者:为什么说不清楚呢?传闻说你和一个副局长闹僵了,而且认为你从工程中捞了不少好处,主要是这事情吗?

    张:这是一个阴谋,一个很大的阴谋。和副局长没有矛盾,何来闹僵之说,只是工作方式两人不太一样而已,不涉及私人感情和不和的问题。你想想,过我手的工程每年差不多二三十亿元,我真想贪,用得着找个这样的工程去捞好处吗?这里本来就是一个很大的阴谋。

    记者:什么阴谋?

    张:就是我说的公路局下属的一家企业,把一处厂房一直出租给一家企业并导致发生了纠纷,该公司多年来欠租金900多万,希望以前的租金一笔勾销,并提出降低现在正在出租的租金。他们曾找过我多次,甚至找到省、市里的人来做我的工作,我一直没答应,拉拢不成就威胁,后来他们就向我摊牌,说要搞我。

    如果我真想贪,我在这个事情上就顺水推舟了,还用得着搞个重修工程捞好处,人再傻也不会傻到这个地步。早知道是这样,我当初就不答应进行重修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失败的话,就是太坚持原则”

    记者:可是你还是重修了。

    张:是啊,我去年4、5月份才过来,6月份就大搞装修,其实应该是很敏感也很容易让人说三道四的事情,但我还是坚持了下来,觉得很有必要进行这样的重新修建,否则停车都成难题,而且写字楼也租不出去。

    现在我最担心的是我太太,她现在也知道这个事情了。早在我上任的时候,她就提醒过我不要贪,在公路局不要被这些工头给搞倒了。现在我也发现这个位置确实不好坐,如果我失败的话,就是太坚持原则。

    记者:这话怎么说,这个位置诱惑很多吗?

    张:人多、事多、困难多;家大、业大、问题大。清者自清,浊者自浊,利益很多,陷阱也很多。如果我想贪,现在至少也弄到个五六百万了。当初区委为什么派我来,我很骄傲地说,就是看中我的人品。进来后我才发现确实利益和陷阱都很多。

    今年年初,我还专门写了封信给区委组织部,希望调换我的工作岗位,不想当这个局长,也和分管的区领导口头说过这件事情,确实觉得压力很大,但都没有同意并鼓励我,结果就不了了之(注:记者调查,区组织部既没有否认,亦没有承认)。

    记者:下一步有什么打算?

    张:希望纪委能介入调查,现在区委也很重视,(我会)服从和配合区委区政府开展有关工作。(《南方都市报》供稿)